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吴氏文史研究会   备案号: 赣ICP备1800792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迎宾北大道868号

邮编:330000

电话:0791-85213026

投稿邮箱:1257798604@qq.com

资讯
文物古迹
谱牒
寻根问祖

远方的骄傲--远口吴氏

浏览量

远口,一个遥远的地名,25年前,她在我的脑海里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1996年,我第一次接触《永新吴氏总谱》,才在永新吴氏基祖皙公世系图的字里行间,发现了这个既生疏又有点诗意的名字——远口。也是在这时,这才知道她是一个与我们同一个祖先,且迁播在古湘西靖州府会同县,今隶属贵州省黔东南苗族自治州天柱县的一个千年古镇。

我第一次踏上远口这方热土,是 1999年4月10日,同行的有我会秘书长吴家海。

这是一次“寻亲之旅”。

缘于几年的宗亲联谊活动,我们与远口方吴治柄、吴才俊等宗亲之间鸿雁传书,始知远口吴氏是一支人口众多,文化底蕰深厚的皙公宗支。有感于此,我萌发了强烈的愿望——亲自到远口去,来一次“寻亲之旅”,只有亲眼所见,才是最好的答案。

那时,交通远没如今那么发达。我们经过三天的旅程,辗转来到心仪的远口镇。远口的吴治柄等宗亲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使我们感到什么才叫血缘亲情。在宗亲们的引导下,我们首先拜访了远口吴氏总祠。当第一眼看到远口“吴氏总祠”,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使我的心身受到强烈的震撼。漫步总祠内,那古色古香的屋柱和美仑美奂的雕刻,似曾相识:多像我们江西的古建筑呵!

是晚,我们与远口宗亲进行了座谈,德高望重的吴才俊老师详细地介绍了远口吴氏的源流和繁衍情况,并对“酸汤苗”的来历,作了详尽的解释。第二天,我们在宗亲们的陪同下,拜谒了盛公墓。三天的访问,我们受到了远口总祠各位负责人的热情款待,也感同身受地体会到血溶于水的宗亲之谊。这次“寻亲之旅”,使中断了数百年之久的血缘宗亲之谊,重新接上了牢固的纽带,焕发了亘所未有的新机。

同年的4月26日,远口宗亲吴治柄、吴毅、吴定发、吴传干等,在出席无锡泰伯墓扩修建工程活动前,专程来到祖居地永新,拜谒了永新吴氏总祠——五峰翁祠,并与八派宗亲代表进行了座谈。这是远口盛公宗支的宗亲在时隔数百年之后,第一次回到远口吴氏的发祥地——永新。

2002年12月,《远口吴氏通谱》举行发谱盛典,我和永新至德文化联谊副会长吴珍俚及吉安县安塘宗亲应邀出席,这是我第二次踏上远口的热土。在几天的活动中,我被远口吴氏宗亲数量如此之众、宗亲们热情如此之高、宗族间凝聚力如此之深的现状所感染。我深深地感到,老祖宗如在天有灵,一定也会为之洒下激动的热泪。

悠悠岁月,时间一晃就18年过去了,我也由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汉子,变成了一个年逾古稀的垂垂老者。今年9月初的一天,我荣幸地接到远口总祠吴经周宗亲的电话和微信,邀请我参加9月17日在远口总祠举行的全国第一所“泰伯书院”挂牌仪式。

9月16日,我们自驾车,经过近8个小时 的奔波,于傍晚时分来到远口吴氏总祠。这时,秋雨霏霏,平添一点凉意,但我们的兴致丝毫未减。当我又一次站在总祠前面的时候 ,又感到一种强烈地震撼——时隔18个春秋之后,经过搬迁后的吴氏总祠,与老祠一模一样,依然那样巍峨壮观。据介绍,搬迁时,采用原材料,既没抛弃一块旧料,也没增添一块新料,严格按1:1的比例“克隆”过来的。看着那栩栩如生的浮雕和金壁辉煌的大厅,我心中感慨万千,深深地为远口吴氏对祖业的那份执着和关爱之心所折服。

是晚,十点多钟了,以吴经周为首的几位总祠负责人,冒着浓浓细雨,专程来到我们下榻的旅店看望我,其虔诚之心,令人感动。

翌日,来自“世吴”总会及全国各地吴氏宗亲代表济济一堂,大家共述宗谊。在这里,我遇到了不少老朋友,也结识了许多新朋友。大家意气风发,畅谈吴氏大家族的过去、今天和未来。为了泰伯书院的正式启动和良性运行,大家慷慨解囊,捐款捐物,情景十分感人。

当由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题词的“泰伯书院”红底金字匾额揭牌后,大家欢声雷动,在身着节日盛装的少数民族宗亲们带领下,人们翩翩起舞,共贺天下吴氏第一所泰伯书院的隆重诞生,共祝远口吴氏事业发达,蒸蒸日上。历史将记住,这是全国吴氏宗亲代表欢聚一堂的美好的时刻,是远口吴氏划时代的历史事件。这时,锣鼓、芦笙、唢呐,美好的音乐不绝于耳;舞蹈、龙灯、杂技,优美的舞姿,令人目不暇接,将庆典的热烈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庆典结束后,承蒙东道主的热情挽留,我们又在远口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晚上。是夜,我和国仕宗亲促膝谈心,从而对远口吴氏又新增了一层了解。改革开放后,特别是水库建设竣工后,远口镇吴氏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一个质的改观。原先,生活在河滩水边的居民,依靠传统的种田为主业,人均收入有限。现在,得益于库区改造的新政,人们都在镇上建设了自己比以前不知优越多少倍的家园。和我以前的印象中不同的是,如今的远口镇,已由三个小镇卫星般地拱卫在一起,实现了农耕商贸一体化,从真正意义上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特别令我肃然起敬的是,远口盛公位下吴氏的繁衍,比我原先了解的翻了不知多少倍。以前我只局限地知道黔东南苗族自治州是“吴半州”。而今,从《远口盛公繁衍分布图》上,我才真正了解到,远口盛 公位下吴氏已经“占据”了祖国大西南的“半壁江山”,人口有近百万之众。面对这一近乎“疯狂”的繁衍趋势,我除了折服,没有半点不解和疑惑。我曾经用过留在秧田中的秧苗和迁插到稻田中的禾苗的繁植能力,与留在祖地和迁徙到外地的人口繁衍速度和数量作过比喻:留在秧田里的秧苗分蘖较慢;反之,插到稻田里的秧苗无论分蘖速度和数量,都会呈几何级增长。人口的繁衍也同此理,留在祖地的人口受地理条件的影响,繁衍较慢。而迁徙到外地的宗亲,为了适宜新的环境,其繁衍能力也会直线上升。自然法则是适者生存,在新的环境里,你不发展,等着的是被淘汰出局。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人口的发展,离不开物质条件。远口吴氏是一支勤劳奋进,生生不息坚强的族群。除了人口数量,在质量上也有飞跃的长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吴家人的生活水平,也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光从建筑上就可以看出,二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的远口镇,仅有一条不长的街道。如今,已由三个独立小镇组成,街道宽阔,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超市、旅店、农贸市场、广场等,与外面的世界一样繁华和精彩。面对这番景象,我感触良多:想当年,盛公由华东腹地,拖家带口,远徙千里之外的湘西山陬不毛之地,在此安家立业。其后裔要生存,要发展,除了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业之外,别无选择。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吴氏后人要在异地生根、开花、结果,要能和当时被称之“蛮荒之地”的苗人和平相处,非有博大的胸怀、高尚的品格、坚强的毅力、坚韧的意志、勤劳的双手,不可能铸就今天的辉煌。

三次远口之行,让我从心底对我们皙祖远在千里之外的一支,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从而,越加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我相信,在日后的岁月里,远口吴氏会更加旺盛、更加富强。祖地永新与远口之间的兄弟情谊,也会得到更加牢固、更加坚强。

骄傲,远口吴氏!

祝福,血溶于水的赣黔吴氏兄弟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