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吴氏文史研究会   备案号: 赣ICP备12000936号-2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迎宾北大道868号

邮编:330000

电话:0791-85213026

投稿邮箱:1257798604@qq.com

资讯
文物古迹
谱牒
寻根问祖

探访古邗沟,揭秘吴家至德名邦!

浏览量

  

 

  2019年7月10日,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吴建东宗长告知,无锡市吴文化研究会会长吴仁山宗长等将于7月13日、14日去扬州考察邗沟等处,我看那个时间正好是周六周日,就在网上查了一下交通情况,也正好有特价机票往返广东江苏两地,于是就订了票。7月13日零时之前五分钟,我乘坐的客机在扬泰机场准时着陆。

  在2007年,我来过扬州,游览了扬州的一些景点:瘦西湖、汉广陵王墓、大明寺、吴道台宅第等处,但是那个时候,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扬州,我没找到古运河,更没有找到古邗沟,只看到了扬州的京杭大运河。当时,我看着宽阔的京杭大运河(邗江),感觉这不可能是中国春秋时期所能够开凿的运河。不过总觉得没见到古邗沟,是一件憾事。

  后来过了很久,终于在网上看到一张古邗沟的照片,照片中的邗沟水道宽度约六到七米,感觉这个宽度符合春秋时期的生产力和运输要求,毕竟那个时候,两三米宽的船能够相错而过,就完全胜任了运送军粮的要求。因为吴王夫差开凿邗沟,是为了北上争霸,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邗沟水运是低成本大量运输粮草的可取方式。

  虽然看到了照片,但是一直也没机会去扬州。这次建东宗长提到扬州,我自然就感到这是一个出游的机会,何况,平时在网上与建东宗长交往很久,也一直没有见过面,网友见面,这当然是一件很称心的事,而且,虽然以前与仁山宗长在杭州见过一次面,仁山宗长谈吐很风趣,那次见面交谈甚欢,但觉得这次能够在扬州与仁山宗长重逢,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7月13日下午,仁山宗长与无锡的士德宗长、锡泉宗长、荣大宗长、建东宗长等,在南京参加会议之后,来到扬州,在南京到扬州的路上,这几位宗长就选好了入住的地方,是位于古运河旁边的运河壹号客栈。大家在运河壹号客栈见面后,非常高兴。

  我与士德宗长早在2011年香港举办的第二届世界吴氏宗亲恳亲大会上就认识了,士德宗长致力于吴氏宗谱事业,令人钦佩。仁山宗长仍然和蔼可亲,和建东宗长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由于长期以来在网上交流很多,这次见面后分外亲切。我和锡泉宗长以及荣大宗长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经过介绍得知,锡泉宗长很久以来是在无锡泰伯庙办公室主持工作,与深吴会的宗亲也很熟悉。而荣大宗长原为无锡市政府的领导干部,现在积极参加宗亲事业,无锡宗亲对吴氏宗族的热情,令人敬佩。

  面对无锡宗亲的深深宗谊,我向无锡宗亲转达了深吴宗亲希望与世界各地宗亲,包括与无锡宗亲加强交流的美好愿望,希望无锡宗亲有机会能南下广东深圳,莅临深吴会指导工作。

  由于无锡的宗亲们当天刚参加完会议,再加上旅途劳累,所以在当天就没有游览邗沟,只逛了逛著名的扬州东关街。扬州的东关街类似苏州的山塘街,不同的是,这里有更多的名人故居,以及更多的现代气息。逛完东关街,品尝了当地的特色小吃之后,仁山宗长的一位在扬州的朋友为大家接风洗尘,宴请了大家。

  第二天早餐之后,大家就兴致勃勃地游览邗沟,先去大王庙(也称二王庙),大王庙就在运河壹号客栈旁边,但是由于时间太早,大王庙还没有开门,大家只能在大王庙的周边游览。

  这座大王庙看上去比较新,庙门向南,面对古运河,庙门上有四个金色的篆体大字“恩被干吴”。据介绍,庙里面供奉着春秋吴国的吴王夫差与西汉吴国的吴王刘濞,但由于庙门未开,大家无缘目睹这两位吴王,只知道有介绍称,在庙里面,东边的正位是吴王夫差,西边的副位是吴王刘濞,两位吴王并列,面南而坐。庙前的照壁上,在面对古运河的那一面,刻有“邗沟大王庙”五个镏金大字,在运河的河面上,远远就能看见,很有气派。

  据历史记载,吴王夫差与吴王刘濞,两者最后都兵败身亡,而且两者都为自己的目标而竭尽了全力来奋斗。吴王夫差倾全国的精兵北上争霸,以致后方的国都被越国偷袭,吴国太子被俘,从此一蹶不振,九年后亡国。而吴王刘濞(刘邦的侄子),在七十岁的时候,带上他自己十六岁的孙子,以“清君侧”的名义,与另外六个诸侯国一起,同时起兵,反对西汉中央政权的削藩之策,并且吴王刘濞号令全国,年龄比我小的,年龄比我孙子大的所有男丁(年龄在七十岁以下的、十六岁以上的男丁),都要参加“清君侧”的征讨大军,与夫差一样,是竭尽全力来奋斗,最后兵败身亡。史称吴楚七国之乱。这是长沙王吴芮的五世孙吴著去世后,吴氏长沙王国被取消之后两年的事情。(吴氏长沙王国被取消后,由刘氏长沙王国取代,汉景帝刘启的第六子刘发为刘氏长沙王国第一位长沙王,刘发的五世孙是汉光武帝刘秀,刘秀在吴芮的后裔吴汉的辅佐下,建立了东汉)。同时,这两位吴王,在执政时期,同样致力于富国与强兵,发展经济。总之,这两位吴王,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后世的人将这两位吴王放在了一起,以纪念扬州城的早期名人。

  历史上,虽然吴国被越国所灭亡,而且越国国王勾践还曾经被吴王夫差俘获,所以人们对这段历史转折唏嘘不己。实际上,吴越两国之事,可以追溯到吴王夫差很久以前。吴越两国的世仇,不是开始于吴王夫差的父亲吴王阖闾在对越战争中阵亡,史上记载,吴王夫差的叔公吴王余祭也是被越国的战俘刺杀身亡。而且据考古显示,古吴国的所在地原来是在现在的南京镇江一带,后来发展到太湖地区,这说明古吴国一直在向东扩张,将越国势力范围从太湖地区压缩到钱塘江以南的地区,也许这才是吴越两国的世仇。在这个过程中,到底吴国是以作战的方式取得扩张,还是吴国国君一直以来,仁政的方式,就象当初“归之者千余家”那样,让当地民众以脚投票,自愿离开越国统治而归顺于吴国治下,从而获得扩张,史书上并没有明确记载。当然,从史书上看,吴越两国,只有吴王阖闾的槜李之战,才是吴国主动进攻越国,吴越两国之间其余的战争,都是越国进攻吴国。总之,吴越两国的矛盾,或者说越王对吴国的愤恨,并非从吴王夫差开始。

  从周朝西部的秦国历史来看,秦国进入中原之前,是先把更西边的戎狄消灭,再向东扩张。所以,按理来说,在周朝东部的吴国,也应该是先把更东边的越国消灭,再向西扩张。然而,有一点遗憾的是,与秦国不同,进入吴国的外国人,是外国人自己来的,不是吴国出去请进来的,而进入秦国的外国人,往往是秦国千方百计从外国请进来的。所以,伍子胥在吴国,出于个人目的,强烈主张先打击楚国,可见,吴国对越国的失策,是从伍子胥这里就开始了,如果吴国在向西攻楚之前,先以精锐之师,以吴王阖闾、伍子胥和孙武这三人的黄金组合,先进攻越国,很容易就大获全胜,局势就完全不同。尽管后来伍子胥极力主张消灭越国之后,再进攻齐国。

  至于吴王夫差释放越王勾践,很多吴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实际上,后世的诸葛亮对蛮族的孟获,是七擒七纵,而后使之归顺,吴王夫差对越王勾践只是一擒一纵而己。所以,吴王夫差之过,决非简单的对勾践的擒纵,而是自身实力,尤其是自身凝聚力的散失。史载吴国消亡的深层次原因是:大而耗、富而骄、众而嚣。当时的吴国西破强楚,南服越人,北威齐国,一时间,风头无两,可能那个时候,不仅吴国的统治阶层,就是普通的吴国民众阶层,也都处于非常自豪骄傲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下,整个国民都很容易陷入“厉害了,我的国”一般的虚骄情结。可以想象得到,在这种傲慢情绪下,吴国统治阶层对吴国民众的态度,不太可能还是仁政,很可能是对民众做肆无忌惮的压榨,对财富做无所节制的挥霍,表现出“大而耗、富而骄、众而嚣”。而且,这种由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而产生傲慢情绪,也掩盖了吴国统治阶层与底层民众的内部矛盾的扩大。这种对内的霸道而非王道,让民心散失,也许这才是夫差的失策,也是夫差失国的真正原因。

  当然,如果从玄学角度上来讲,天道循环,因果报应。当年周族灭亡殷商,是因为殷商的纣王释放了周文王,没有及时灭周。而自从吴王夫差在黄池大会上争霸之时,号称“于周室我为长”的时候,吴王夫差就承担了周族的天道循环因果报应,从而,吴王夫差,也如同商纣王近乎一模一样的方式亡国。知晓这段历史的人,都会有这种感慨。也就是说,吴王夫差以牺牲自身与牺牲吴国为代价,来挡住了姬周的天道报应。这显然也是一种牺牲精神。也许,这是做为古公亶父的长子嫡系的吴国王室所应尽的义务。

  以上四段文字,纯属个人看法,实为抛砖引玉,还请各位宗亲宗贤继续讨论,加以指正。

  在大王庙西边约一百米处,即是黄金坝桥,据介绍,这里是古运河与古邗沟的交汇点,桥东是古运河,古运河在这里由南北走向改为东西走向,桥西是东西走向的古邗沟。在古邗沟的南边,也就是在黄金坝桥的南桥头不远处,有一座碑亭,亭中竖立着一块石碑,上书“古邗沟”三个大字,亭边拥簇着一棵棵郁郁葱葱的琼花树。琼花是扬州的市花。

  在东西走向的古邗沟北边,是同样为东西走向的邗沟路,邗沟路与邗沟之间,是近百米宽的绿化带,绿化带伴随着古邗沟,一直沿伸到瘦西湖路的螺丝湾桥,据称全长约三里。在绿化带的东端,也就是黄金坝的北边,就是扬州著名的夫差广场。广场由青砖铺成,中间有16个印章石,还有27块沙滩石。在夫差广场北边,邗沟路旁,有一座牌坊,上书“吴王夫差广场”六个金色篆书,夫差广场西边,是一座吴王夫差的高大铜像,据称,铜像基座高度约2.5米,铜像高约6米,总体高度约8.8米。广场的东侧栽种了高大的树木。

  大家来到广场,一眼就看到吴王夫差的铜像,这位扬州城的创建者,面向东方,身着披风,内穿铠甲,左手指向前方,右手拿着一幅书卷。吴王夫差铜像基座正面,有吴王夫差的中英文简介,基座的另外三面,则雕刻着吴王开邗沟、筑邗城的场景。据称,吴王夫差广场所在地,就是古邗城所在之处。据新闻报道,在2015年扬州市政府建造吴王夫差广场之时,扬州市政府用六十天的时间,广泛征求的扬州市民的意见,最终完成青铜雕塑的制作和安装。

  在吴王夫差广场南边的古邗沟,向西沿伸,宽度约二十米左右,由于运河都是有船闸来控制水流的进出,现在的古邗沟己不做为运输水道,所以,在船闸的控制下,古邗沟中的水,非常的平静,微风吹来,只有细小的水波,与小虫子偶尔跳到水里而生起的细小波纹,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微澜的水面。

  据有关资料介绍,春秋时期,吴国水军发达,大型战船长度可达12丈(约28米),船的宽度约1丈6尺(约3至4米),这样的船在这样的古邗沟中行驶,两船相向而行,交错而过,应该是毫无困难的。

  在游览中,有宗亲表示,邗沟第一锹是夫差,这是历史明确记载,但是运河第一锹,应该是比夫差早六百年的吴祖泰伯公,因为无锡史志记载泰伯公开凿伯渎港,这是江南最早的运河,而且无锡的伯渎港与无锡的古运河相交汇。不过也有宗亲认为,泰伯奔吴,主要是带来了先进的执政理念与合理的生产关系。古人说:泰伯导仁风。史书记载,泰伯奔吴之后是筑城,除此之外没有带来很多工程技术与制造技术以及农业技术,虽然泰伯公的先祖后稷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农业技术大师。泰伯公以仁为本的执政理念,如同现在的减免税收,以及财税收入用于造福民众,同时,以政权的力量与以身作则,引导与建立民众之间的互助互让之风,让民众切身感觉到与泰伯公在一起,即受到尊重,又得到安全,还有更多实惠,尤其相对于其它的执政者的野蛮原始的方式而言,民众对泰伯的为政风范深感满意,所以历史记载有一千多个家族愿意归顺泰伯公,一群古道热肠的人在一起生活,其乐融融,从而渐渐形成了古代吴国这个至德名邦。

  烽火过后,邗沟依然。从春秋时期到南北朝之后的隋朝炀帝杨广时期,吴王夫差下令开凿的古邗沟,一直在发挥着物资运输的功能,在古代,船运比马车的运输,效率要高很多,尤其是对长途运输而言,邗沟水道的存在,为沿河两岸民众的物资与文化交流带来了巨大的便捷。所以有曰:水道虽不阔,造福真长久,南北众通融,吴王造化功。

  

 

恩被干吴(大王庙 亦称二王庙)

  

 

吴仁山宗长

  

 

吴王夫差广场

  

 

 

 

吴王夫差

  

 

 

 

 

 

 

 

 

 

 

 

 

古邗沟

  

 

 

 

 

 

 

吴建东宗长

  

 

作者 与 吴士德宗长

  

 

 

 

 

 

 

 

当地居民

  

 

 

 

 

 

 

 

 

 

 

 

 

 

 

 

 

左起:吴荣大宗长 吴锡泉宗长 吴仁山宗长 吴士德宗长 吴建东宗长 本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