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吴氏文史研究会   备案号: 赣ICP备12000936号-2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迎宾北大道868号

邮编:330000

电话:0791-85213026

投稿邮箱:1257798604@qq.com

资讯
文物古迹
谱牒
寻根问祖

江西吴氏历代名人传记(五)元代之一

浏览量

元  代

吴楚材

    吴楚材,名炎以,字行,南城人。德祐元年,建昌降,明年春,楚材还乡纠集民兵,既失利且乏援,元兵诱降,其众多解去。楚材走光泽,为人所执及其子应登以献,郡遣录事娄南良讯之曰:汝何错举。楚材抗声曰:不错,不错,如府录所为,乃大错耳,吾一鄙儒,特为忠义所激,为国出力,事虽不成,正不错也。南良愧而语塞,吴浚为江西制置招讨使,斩楚材父子传首诸邑,益王立于福州闻而哀之,赠官朝奉郎,即邵武境上立庙,赐名忠勇。(林志)

  (江西通志)

吴澄,字幼清,崇仁人所居当华盖临川二山间望气者徐觉言其地当出异人澄生五岁日诵千余言夜读书至旦毋忧其过勤节膏火不多与候母寝(燃)火复诵习既长于经传皆习通之知用力圣贤之学尝举进士不中乐安郑松招澄居布水谷乃著孝经章句》,校定》、《》、《》、《春秋》、《仪礼及大小戴记》。程钜夫奉求贤江南起澄至京师未几以母老辞归行省椽元明善以文学自负尝问澄易书诗春秋奥义叹曰:“与吴先生言如探渊海。”遂执弟子礼擢应奉翰林文字有司敦劝久之乃至而代者巳到官澄即日南归未几除江西学副提举居三月以疾去官召为国子监丞升司业尝为学者言:“朱子于道问学之功居多而陆子静以尊德性为主问学不本于德性则其弊必偏于言语训释之末故学必以德性为本庶几得之。”议者遂以澄为陆氏之学英宗即位迁翰林学士泰定元年初开经筵首命澄与国子祭酒郑文原为讲官会修英宗实录》,命总其事居数月,《实录未上即移疾不出中书左丞许思敬奉旨赐宴国史院乃致朝廷勉留之意宴罢即出城登舟去中书闻之遣官驿追不及而还,诏加资善夫大澄身若不胜衣正坐拱手气融神迈答问亹亹使人涣若冰释早以斯文自任故出登朝著退居于家与郡邑之所经由士大夫皆迎请执业而四方之士不惮数千里蹑屩负笈来学山中者尝不下千数百人少暇即著书》、《》、《春秋》、《礼记各有纂言学基》、《学统二篇使人知学之本与为学之序尤有得于邵子之学校定皇极经世书》,又校正老子》、《庄子》、《太元经》、《乐律八阵图》、郭璞葬书》。澄所居草屋数间程钜夫题曰:“草庐”,故学者称之为草庐先生”。天历三年朝廷以澄耆老特命次子京为抚州教授以便奉养明年六月得疾有大星坠其舍东北卒年八十五封临川郡公文正”。孙当自有传

  澄(元史第一百七十一卷.列传五十八

吴澄,字幼清,抚州崇仁人。高祖晔,初居咸口里,当华盖、临川二山间,望气者徐觉言其地当出异人。澄生前一夕,乡父老见异气降其家,邻媪复梦有物蜿蜓降其舍旁池中,旦以告于人,而澄生。三岁,颖悟日发,教之古诗,随口成诵。五岁,日受千余言,夜读书至旦,母忧其过勤,节膏火,不多与,澄候母寝,燃火复诵习。九岁,从群子弟试乡校,每中前列。既长,于《经》、《传》皆习通之,知用力圣贤之学,尝举进士不中。

至元十三年,民初附,盗贼所在蜂起,乐安郑松,招澄居布水谷,乃著《孝经章句》,校定《易》、《书》、《诗》、《春秋》、《仪礼》及大、小《戴记》。侍御史程钜夫奉诏求贤江南,起澄至京师。未几,以母老辞归。钜夫请置澄所著书于国子监,以资学者,朝廷命有司即其家录上。元贞初,游龙兴,按察司经历郝文迎至郡学,日听讲论,录其问答,凡数千言。行省掾元明善以文学自负,尝问澄《易》、《诗》、《书》、《春秋》奥义,叹曰:“与吴先生言,如探渊海。”遂执子弟礼终其身。左丞董士选延之于家,亲执馈食,曰:“吴先生,天下士也。”既入朝,荐澄有道,擢应奉翰林文字。有司敦劝,久之乃至,而代者已至官,澄即日南归。未几,除江西儒学副提举,居三月,以疾去官。
    至大元年,召为国子监丞。先是,许文正公衡为祭酒,始以《朱子小学》等书授弟子,久之,渐失其旧。澄至,旦燃烛堂上,诸生以次受业,日昃,退燕居之室,执经问难者,接踵而至。澄各因其材质,反覆训诱之,每至夜分,虽寒暑不易也。皇庆元年,升司业,用程纯公《学校奏疏》、胡文定公《六学教法》、朱文公《学校贡举私议》,约之为教法四条:一曰经学,二曰行实,三曰文艺,四曰治事,未及行。又尝为学者言:“朱子于道问学之功居多,而陆子静以尊德性为主。问学不本于德性,则其敝必偏于言语训释之末,故学必以德性为本,庶几得之。”议者遂以澄为陆氏之学,非许氏尊信朱子本意,然亦莫知朱、陆之为何如也。澄一夕谢去,诸生有不谒告而从之南者。俄拜集贤直学士,特授奉议大夫,俾乘驿至京师,次真州,疾作,不果行。
    英宗即位,超迁翰林学士,进阶太中大夫。先是,有旨集善书者,粉黄金为泥,写浮屠《藏经》。帝在上都,使左丞速速诏澄为序,澄曰:“主上写经,为民祈福,甚盛举也。若用以追荐,臣所未知。盖福田利益,虽人所乐闻,而轮回之事,彼习其学者,犹或不言。不过谓为善之人,死则上通高明,其极品则与日月齐光;为恶之人,死则下沦污秽,其极下则与沙虫同类。其徒遂为荐拔之说,以惑世人。今列圣之神,上同日月,何庸荐拔!且国初以来,凡写经追荐,不知几举。若未效,是无佛法矣;若已效,是诬其祖矣。撰为文辞,不可以示后世,请俟驾还奏之。”会帝崩而止。
  泰定元年,初开经筵,首命澄与平章政事张珪、国子祭酒邓文原为讲官。在至治末,诏作太庙,议者习见同堂异室之制,乃作十三室。未及迁奉,而国有大故,有司疑于昭穆之次,命集议之。澄议曰:“世祖混一天下,悉考古制而行之。古者天子七庙,庙各为宫,太祖居中,左三庙为昭,右三庙为穆,昭穆神主,各以次递迁,其庙之宫,颇如今之中书六部。夫省部之设,亦仿金、宋,岂以宗庙叙次而不考古乎!”有司急于行事,竟如旧次云。时澄已有去志,会修《英宗实录》,命总其事。居数月,《实录》成,未上,即移疾不出。中书左丞许师敬奉旨赐宴国史院,仍致朝廷勉留之意,宴罢,即出城登舟去。中书闻之,遣官驿追,不及而还,言于帝曰:“吴澄,国之名儒,朝之旧德,今请老而归,不忍重劳之,宜有所褒异。”诏加资善大夫,仍以金织文绮二及钞五千贯赐之。
    澄身若不胜衣,正坐拱手,气融神迈,答问亹亹,使人涣若冰释。弱冠时,尝著说曰:“道之大原出于天,神圣继之,尧、舜而上,道之元也;尧、舜而下,其亨也;洙、泗、邹、鲁,其利也;濂、洛、关、闽,其贞也。分而言之,上古则羲、黄其元,尧、舜其亨,禹、汤其利,文、武、周公其贞乎!中古之统:仲尼其元,颜、曾其亨乎,子思其利,孟子其贞乎!近古之统:周子其元,程、张其亨也,朱子其利也,孰为今日之贞乎?未之有也。然则可以终无所归哉!”其早以斯文自任如此。故出登朝,退归于家,与郡邑之所经由,士大夫皆迎请执业,而四方之士不惮数千里,蹑屩负笈来学山中者,常不下千数百人。少暇即著书,至将终,犹不置也。于《易》、《春秋》、《礼记》,各有纂言,尽破传注穿凿,以发其蕴,条归纪叙,精明简洁,卓然成一家言。作《学基》、《学统》二篇,使人知学之本与为学之序,尤有得于邵子之学。校定《皇极经世书》,又校正《老子》、《庄子》、《太玄经》、《乐律》,及《八阵图》、郭璞《葬书》。
    初,澄所居草屋数间,程钜夫题曰草庐,故学者称之为草庐先生。天历三年,朝廷以澄耆老,特命次子京为抚州教授,以便奉养。明年六月,得疾,有大星坠其舍东北,澄卒,年八十五。赠江西行省左丞、上护军,追封临川郡公,谥文正。
    长子文,终同知柳州路总管府事;京,终翰林国史院典籍官。孙当,自有传。